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にほんご       nederlandse       polska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中国人

阉人链

Harald Renner


6月的那个风高气爽的日子,我一大早就骑车去了荷兰的卡斯特里库姆海滩,那里是荷兰北荷兰瓦登海边缘,周围是森林和沙丘。我把除了泳装之外的衣服放在马鞍包里,把自行车放在沙丘的挡风玻璃上。我走在沙滩上,向海的方向走去。我把裹着毛线毯子的几个游客小心翼翼的喊声扔到风中。我怀疑这背后有羡慕的成分。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十七岁的救生员,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跟着我,谁敢!

我不想游出去,因为我不想死。在安全的地方,靠近海滩的地方,我打算把自己扔向浪潮,感受皮肤上的水花,享受生活。这就是一切。我知道什么是北海的隐患?谁警告过我海底会发生变化的危险..... ...深海和沙岸会发展或消失?从潮汐、风和海流、好天气和坏天气的相互作用中,我猜测到了什么?谁曾告诉过我风向的变化和不利的海流,哪怕是最安静的海湾也会在几分钟内变成轰鸣的大海?

但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从那时起,恐惧就像冰冷的手攥住了我的心。在海浪中沸沸扬扬的游戏中,我已经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那条看不见的红线,那条不归路。为什么我的双脚感觉到了安全地带,却变得毫无希望?海滩似乎还是那么近。但它并没有接近,而是在我的面前退去,无论我如何游走在这些力量面前。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浪费了自己的力气,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我对着轰鸣的海面大喊,用沉着的勇气呼救。我想把海滩上的人的视线强行推过去。我挥动着双臂,一次又一次地挥动着手臂。我吞咽着咸咸的海水,比我所能承受的还要多。我把渗入肺部的液体咳了出来。力量和信心更多的离开了我,我的脉搏跳动着,我愣住了,感觉到无助,被所有人抛弃了。我的感官是浑浊的。我的意识像一根管子,变得越来越窄。惊慌失措地抓住了我。

为什么他们没有看到我,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没有帮助我?为什么他们还在说话,还在看书,还在玩他们的皮球?我早已埋下了所有的希望,当海滩上的人们似乎听从命令,跳起来,跑来跑去,指指点点的时候,我早已埋下了所有的希望。现在,他们站在水边。他们向我招手,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更多的时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去了,直到他们中的第一个人冲进了海浪中,大步流星地劈开浪花,缩短了距离。但他却一直待了很久,等着别人向他敞开大门。他们相互搀扶着对方的手,排成一条人链,将自己固定在一起,抵挡住了死死的吸力。只见前面的人走近了,走近了,攥着这根希望的稻草。他来了,又走了三十多米,也许是二十多米。我看见那只手向我伸出来了。我从救命恩人的嘴里读出了这句话。我明白了,我应该坚持住,只是现在不能放弃。这些最后的、绝望的、决定性的时刻还没有到来。这就是最重要的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用我所有的力气,用我所有的勇气和他们一起战斗,为我的生命而战。然后我输掉了这场战斗,筋疲力尽,精疲力尽。双臂无法动弹,我只能任由自己消亡。我的游泳踢腿越来越短,速度越来越快,消耗了最后的储备,失去了所有的协调性。现在,我的身体在水里直直地吊着。我的四肢伸展和安排游泳动作的能力越来越差。我的手指伸展开来,变得利爪。上下、前后左右的感觉都消失了。无法形容的疲惫感笼罩着我。一夜的好眠拥抱着我,把我拖入了深渊。我放弃了自己。但有一只手,突然出现了,在最后的绝望中,我抓住了那只伸出来的手。救世主把我从黑暗中拉了出来,来到了光明中。

阿尔克马尔医疗中心的年轻医生合上了写着我的病历的笔记本。在我从重症监护室转院后,他在我的病床前坐了很久,用温柔而又执着的问话追踪着我恢复的记忆。他帮我化解了笼罩在我创伤意识中的迷雾,保护着我救治后所有昏迷的日子。我很感谢他给我的关怀和亲近。同时,也感谢他的冷静的理解,当记忆在我身上玩弄时,当我的故事听起来很混乱,支离破碎,充满了矛盾。我看到了其中的联系--并理解到这是他救了我。我呼吸了,我可以思考,可以说话,可以得到答案。我感觉到自己又回到了生活中。

医生起身离开了病房。他在门口停了下来,转身 "人类的锁链,"他喃喃地说,"它保持着神秘感。你一个人在海滩上。发现你的那个慢跑者带着一部手机。沙滩上除了他,没有人。"

我盯着他看了看。"没有人链?就你一个人在外面?" 他点了点头。"那只手呢?" 我惊讶地问道。"谁把我拉出来的?"

医生笑了笑,冲我点了点头,把我丢给了迷迷糊糊的七彩梦的安慰和医治。他该说什么呢?

版本说明     数据保护     图片www.pixab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