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にほんご       nederlandse       polska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中国人

黑暗之旅

Brigitte Neumann


最后一列夜行列车滑出大厅。站台上空无一人,只剩下一个人。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盯着那列火车,火车的红色尾灯减弱了。"又来了,"托尔本喃喃自语道。一种灼热的渴望驱使着他赶到了这最后一列火车。他曾希望奇迹发生,希望过去的画面能再次成为现实。

那是蒂娜开车到她的学习地点时挥手的画面。她总是第一个冲出最后一节车厢的车门时,她总是第一个冲出最后一节车厢的车门。缇娜背着破旧的蓝色背包,在里面可以装下那么多东西。她,是谁倒在他的脖子上,迸发出她最近的经历。"你想象一下,"它总是开始了。

托尔本又拔掉了烟,然后他把烟墩扔到了铁轨上。他闪了几秒钟的光,然后渐渐消失了。车站的时钟显示五点到十二点。一阵冰冷的寒风掠过荒凉的站台。空气中弥漫着雪的味道。第一片雪花在灯笼的霓虹灯的灯光下鬼魅般地旋转着。托本愣住了。寒气爬上了他的裤腿和外套袖子,带着恐怖的照片。
那是将近一年前的那个夜晚的照片。在这里,他也曾站在站台上等着最后一班车。他准时开车进站,停了下来,没有让乘客下车。由于技术故障,车门一直锁着。这时,一列货运列车的车灯出现在列车后面。他猛地冲进了最后一节车厢,没有刹车。托本呻吟了一声。他低下头,用右手抚摸着自己的眼睛。这些残酷的画面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地征服了他,在这里的事发现场,也在不眠之夜和无语的日子里,这些残酷的画面又一次又一次地征服了他。没有人说话。

"不,不,不,不,不,不。"用力地跳动着他的每一个脉搏。他走下楼梯,穿过灯火通明的火车站大厅。几个小混混在那里为自己遮风避寒。空的啤酒和酒瓶见证了一场狂欢。

"Haste an Euro,"其中一个黑衣青年啧啧称道。

他没有理睬他,走到了楼外。

风已经减弱了。厚厚的积雪成片状涓涓细流地落在房屋、街道、车辆和路上为数不多的人身上。

托尔本耸了耸肩,因为他感觉到了手肘的触感。难道是那小子追来了?

"安静,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一毛钱的!"

"我不要一欧元。"一个女声从后面传来,说道。

"英格!" 托本转过身来。"你,你,你怎么来了?"

突如其来的妻子的出现让他很生气。他想一个人呆在这里。在所有的人中。

"我一直在找你。"

"你,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想让我们再谈谈。"

"让我走吧。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一点也不想和你谈。"

"为什么不想?"

"为什么不谈?" 他大叫了一声。"这就是你的要求?因为你把自己说得太简单了。"

英格楞了一下,直起身子,想回答,却发现无言以对。托尔本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了。他不忍心妻子把女儿的失落多了,他不忍心自己的妻子再把女儿的失落多了,她的生活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过了很长时间。 他加快了脚步。英格跟在他身后。

"托本!" 她喊着他的名字,再次抓住他的袖子,抱住他,把他拉了回来,让他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在她面前停了下来。他们的目光相遇了。他悲愤、愤怒、痛苦地望着镜子里满满的泪水。

那是英格吗?那个在过去几个月里,在各种情况下都表现出坚强,从不示弱的女人?他的悲痛的铁壳被撕开了。
"英格,"他结结巴巴地说,"你哭了?

他吸引了她。两人都有浓浓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一阵哭声震动了她。当他消瘦下来的时候,托尔本隔着厚厚的羽绒服,感觉到英格变得多么瘦骨嶙峋,她如何颤抖,她如何依偎在他身边--而他是多么渴望她的亲近,这是他抵挡了许久的。他吻着她,品尝着泪水的咸味,品尝着她脸上的雪花。

"我们回家吧,"他说。漆黑的小路上铺着一尘不染的明媚雪毯。他们一起踏出第一道痕迹,手牵手向新的一天走去。

版本说明     数据保护     图片www.pixab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