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にほんご       nederlandse       polska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中国人

雾里走兽

Brigitte Neumann


克努特-费德森独自生活。所以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过着有条不紊的生活。他习惯于五点半早起,晚上十点半上床睡觉。从起床到睡觉之间,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计划外的事情。十一月的这个星期四,也是照常进行。

傍晚五点半,当他穿过接待大厅走到出口处时,他友好地对门卫喊道:"对了。再见了。"

门卫一脸疑惑。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门卫笑了起来。克努特-费德森修剪了一下。

"是的,我知道。像往常一样准时,费德森先生。再见,"门卫说。这种简短的谈话每天都会发生。不过,通常情况下,走近门卫的不是他,而是门卫。

这让克努特感到困惑,他什么也没回答,继续往前走。他通过传送门离开了大楼。

"真丢人!"他嘟囔着,摇了摇头。他打了个寒颤。从早上开始,湿冷的雾气还没有消散。在黄昏时分,它像一条白色的横幅一样挂在那里。克努特加快了脚步,匆匆忙忙向公交车站走去。

"还有三分钟!" 每天晚上,他都要等三分钟,直到60路公交车开走。有些乘客已经在那里了。两个女人在谈论减肥,一个男人在看报纸,一个少年的MP3播放器的喇叭里传来了贝斯的轰鸣声。其他人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前面或看着地上。

"一切恢复正常,"他想了想,喘着气。公交车准时到了。他远远地认出了坐在方向盘上的威利-奥特伦巴。在他成为公交车司机之前,他曾给老板当过快递员。克努特-费德森是第一个进来的人。

"今晚有雾,"他说,"今晚有雾"。

"甚至应该会有雨。"奥特伦巴回道。

"我们已经下了很多雨了,"他回答说。

"你说的没错"

友好的点了点头,克努特-费德森继续说着,在自己固定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他和公交车司机聊起了每天晚上的天气。"像往常一样,"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他从口袋里掏出报纸。今天,他把它放在口袋里,望着窗外。黑暗和大雾挡住了他的视线。相反,他的脸在玻璃上倒映着扭曲的面孔。下周,他将迎来自己的四十岁生日。或者说,他还会继续坚守自己的原则,再次独自一人吗?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吗?" 这个问题让他感到不安。当他在老站下车时,她坐下来,并没有让他下车。她陪着他走在Goethestraße大街熟悉的小路上,左转进入Nord-Allee,再左转进入Lindenstraße大街,到了二十二号房子,他的家。他一个人在公寓里的时候,她甚至没有离开他。他不能把她的大衣挂在钩子上,不能把她淹死在热茶里,也不能用洗碗水冲洗她的下水道。她对他平时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被他潜移默化。他甚至没有打开电视,而是在公寓里走来走去,从沙发上走到窗前,从那里走到狭窄的走廊、小厨房、凉爽的卧室,然后又回到客厅的窗前。

雾气变得更浓了。雾气中,远处的雾气朦朦胧胧的,光线从周围的公寓窗外闪闪发亮。有的地方已是一片漆黑。

克努特停了很久,盯着雾气的墙壁看了很久。比往常晚,他去了趟卫生间,洗了个澡,刷了牙,穿上睡衣,上床睡觉。他无法入睡。沉闷的思绪像幽灵一样从外面的雾中冒出来。他的生日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睡着了,像每天早上一样,在闹钟响起前三分钟,他就醒了。

当他像往日一样,出门的时候,外面还是一片漆黑。雾气已经散去了。下起了雨。这座城市对他来说似乎很沉闷,他所遇到的人也不像昨天那样遥不可及。

版本说明     数据保护     图片www.pixab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