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にほんご       nederlandse       polska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中国人

归来》(短篇小说)

Brigitte Neumann


卡尔-哈克特把羽绒服推到一边。他的睡衣沾满了他的全身。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在这个不眠之夜里,他折磨着自己一个又一个小时,直到天亮。

他听着寂静的声音。闹铃响了起来。在他头顶的地板上,地板吱吱作响。厕所的冲水声急促地响起。水汩汩地流淌着。它又变得安静了。他转身向左侧看去。他的心脏在跳动,几乎与时钟同步。他转到右边,悸动变得更安静了,但黑暗的思绪依然清醒。

外面的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车流越来越多。卡尔起身,用脚寻找床前的山松,感觉到沉重的睡意在四肢百骸中休息。当他在镜子前用柔软的獾毛剃须刷在脸上起泡时,疲惫感从眼睛里跳了出来。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答录机响了起来。此后,他的同事的声音从扩音器里响起。

"卡尔?我是约翰。你又在家吗?那就请联系我吧。" 卡尔耸了耸肩。约翰和他,他们都是平面设计师,也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们的小公司生意兴隆,很快就得招新员工了。但他不想在第一杯茶之前谈生意。反正他们很快就会在办公室里见面了。

他把开水倒在小银壶里的茶叶上,把收音机调好。这时,早间的消息才刚刚开始。"...........爆炸的大火烧毁了夜车的两节满载的车厢。仍有不知名的乘客被烧得面目全非。帕丁顿站已关闭,等待进一步通知。"

卡尔听了之后。新闻播报员在节目结束后提到了一个专题,接着进入下一个话题。工党的民意调查结果再次下滑。不过,首相布朗排除了新的选举。在喀布尔,又有一名自杀式炸弹手炸毁了一辆公共汽车。卡尔站在装置前,可以等到天气预报结束新闻,他了解到更多关于帕丁顿火车事故的消息。然后确认,如果不是昨天下午最后一次约会,他就会坐的这趟夜班车就是这趟车。在他疲惫的脑海中,他的思绪飞快地旋转着。还不算太晚。刚刚又走了。

电话铃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又是约翰的电话。"卡尔,打电话。这列火车,这列不幸的火车........... 你不是..........." 就在这时,约翰断了联系。
沙漏已经冲了过去。卡尔从锅里取出少年网的时候,他的手在颤抖。一如既往,他想起了母亲的话。"坐下来吧。茶好了,"他回家时,她曾说过这样一句话。这把银壶是他唯一留给她的东西。是他姐姐送来的 "母亲的茶壶",在一张素白的卡片上写着 "母亲的茶壶",字迹均匀,字迹陡峭,母亲也有。"你会得到它们的。这是她的愿望。" 这就够了。

他倒了进去,双手抓起薄薄的茶杯,引到嘴边。那茶的味道,就像想到她的死一样苦涩。如果他在那趟火车上,也许他现在已经死了。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接电话的人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在显示屏上,卡尔看到约翰又试着给他打电话。他拿起电话想回拨,拨了前三位数,又挂断了,他喘着气坐回茶杯里,抚摸着刮过的下巴。

三天后,他就会留着胡茬子。三天后,他将骑车离开伦敦三百多公里。三天三次,他估计,他需要回家了。"家",那是苏格兰西部高处的内赫布里底群岛中最大的斯凯岛。

卡尔走到办公桌前。他在抽屉的后角找到了前门钥匙。母亲想让他留着它。"这样你就可以随时回家了,"她说。

"太晚了!" 卡尔再也咽不下去了,喉咙里的肿块在他的喉咙里堵得厉害。"你可以随时回家,"他又听到母亲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他永远没有时间了。公司的架构、众多的订单、成功和增加这种成功的压力,一切都更重要。即使他站在她的坟前,也是如此。他驱车回到伦敦,按时赶到下一个客户那里。

"卡尔,不要感情用事,"他的理由说。"最后给约翰打个电话吧。否则,他就会报案说你在火车失事时失踪了。"

"别叫了。"另一个声音说。"我们走吧。快走吧,回家的路上。"

两人的声音没有争吵多久。卡尔把最需要的东西装进他的两个自行车包里,在最后关头想了想把雨具和维修包放进去,锁上公寓的门,骑着自行车。他像赶时间一样离开了伦敦,开啊开,开啊开,一直开到傍晚,吃了几口干烧饼,喝了点水补充一下,继续骑车,一直开得更远,在外面的一个棚子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又骑车到了第一个电话亭。

"喂,是警察吗?我是马克-米勒,卡尔-哈克特的朋友。他是昨天火车失事的受害者之一吗...........是的,我等着你翻阅你的名单........." 警察证实,卡尔-哈克特是最后一个失踪人员名单上的人。

他又一次坐上了自己的自行车。踢啊踢,踢啊踢,右脚落地,左脚落地,右脚落地.........。他没有注意到风景,也没有注意到温和的秋日天气。驱车的力量叠加了所有的思绪到达。他忘记了约翰和顾客。他也没有想到有人能认出他。他一直骑着自行车继续前进,直到夜幕降临,他在一个民宿区过了一夜。接下来的三天都是一样的。每天早上,用不同的名字,他相信自己是失踪人员名单上的人。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一直骑着自行车,直到黑暗吞噬了整个小路。

第五天早上下起了小雨,在早上的过程中,雨越下越大,变成了暴雨。一辆大巴车超过了卡尔。雨水还没来得及处理的事,喷泉的水花却成功了。鞋子里的水说话了,湿漉漉的雨裤软化了,下面的牛仔裤粘在腿上。衣服像一件冰冷的大衣,依偎在他的上半身,雨水从头发上滴落到他的脸上和脖子上,透过眼镜,他只能看到滴水的风景。

他把车开到下一个村子,把自行车停在一家小饭馆的篷子下,把头发和衣服上的厚厚的水珠甩掉,擦了擦眼镜和鼻子,他的眼睛和鼻子都被雨淋湿了。还没进去,他就把自己的雨具剥了下来。他打了个哆嗦。

餐厅里已经坐满了最后一张桌子。陈腐、闷热的空气向他招手,中间夹杂着呢喃的声音。房东在一个靠窗的凹处的桌子前,发现一个老人独自坐在一张桌子前。他的茶杯已经空了。他把报纸卷起来放在面前。卡尔走到桌前,走近一看。

"我可以吗?" 他指了指那张空闲的椅子。老人点了点头。

"是啊。湿了?"

老人呆呆地坐着。他把报纸卷起来,看了一会儿,又折了回来。

"我看见你骑车过来了。你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吗?天气一直不好。你看,就在这里。"

他把报纸上的天气图拿出来给卡尔看。

"是的,"卡尔回答说。雨水拍打着窗户。他点了一壶茶和一份鸡蛋加火腿烤面包的土司。

"这里的食物很好吃。" 老头子又摸出了自己的路子。"我每天都来这里。你知道,当你一个人住在这样的地方,要和人在一起。"

卡尔试图换来一个友好的笑容。

"我知道我打扰到你了。"他的对面暴露了他的想法。"我的儿子,当我想告诉他一些事情的时候,他的表情和你一样。" 老人又一次拿起报纸,卷起报纸,把它卷了起来,像个指针一样举起来,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话,继续说了起来。

"我为他感到骄傲。他在伦敦附近成立了一家公司,是一家现代化的印刷厂。三年前,他上次来过这里,短暂地..........." 老人停了下来。他那双深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他把卷好的报纸铺在桌上,双手合十。他继续说着话。"那是我妻子去世的时候。从那以后,我就一直一个人,每天都来这里。但我说过。这里总是有人来的。而且你看:从这个地方,我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对不起,我不想让你觉得无聊。"

"不,你没有让我觉得无聊。没关系的。" 卡尔看了看老者。他站了起来。

"我现在要回家了。接起电话来。可能是我儿子打来的电话。说不定他今天就会打电话来,我想回家了。"

卡尔看到他伸手拿起棍子,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前,迈着沉重的步子。在门外,他在那辆湿漉漉的、满载而归的自行车前停了下来,摇了摇头,拉开了车门。卡尔留在了后面。
"这个儿子能做的事,我已经做不到了。太晚了,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他在那列火车上,那就太晚了。但无论如何,一切不是都太晚了吗?他又点了一杯茶。自从他仓促逃离伦敦后,他第一次想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已经不在身边了。他在失踪人员名单上,是火车失事的受害者之一。他是个无名小卒。没有人会想念他。约翰,也许有一点。但也因为他的工作。在人际关系上,他们从来都是不亲近的。

服务员送来了茶水。盘子里的沙漏还在涓涓细流。当细细的白沙过后,他拿出茶叶蛋,放在提供的容器里,小口小口地喝着热腾腾的饮料。暖暖的他顺着喉咙流了下来,给刚才还觉得很冷的胃带来了温暖。

他挺直了身子。他不想放弃。外面,云层的覆盖物渐渐变薄了。几分钟后,他又坐上了自行车,继续前进。"先到了!" 这种想法驱使他更进一步,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三天后,他在清晨搭上了第一班渡轮前往斯凯岛。岛上弥漫着浓浓的雾气。

他骑车向墓地走去。当他把车轮锁在门口的时候,他的肚子很虚弱。经过短暂的搜索,他找到了坟墓。有人种了一棵小杜鹃花。

"不要跳进新鲜的床铺里。" 卡尔看到自己和妹妹在玩接球游戏。他们只在新房子里住了很短的时间。母亲在离开父亲后和他们一起回到了老家。她向孩子们保证,现在一切都会好起来。不会再有争吵,不会再有酒后的父亲对她毫无防备地任由她摆布。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她在托儿所工作了一整天 有时她晚上很晚才回家

卡尔不得不去了一所新的学校。他记得,其他的学生们,让他的生活变得很困难,这个没有人认识的陌生人,这个12岁的孩子,把朋友们都抛在脑后。

现在他,这个长大了的儿子,站在母亲的坟前。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滚落下来。以前的孤独感和新的孤独感是一样的。他的鼻涕流了出来。他找了一块手帕,在左裤兜里找到了前门的钥匙,被摇摇晃晃地晃了一下,泪水像曾经想勇敢坚强的钥匙孩子一样,羞愧得无地自容。

"男孩子不哭。"

他无法阻止他们。有了他们,他的怒火就会爆发出来。一种不曾允许的愤怒,他从未被允许的愤怒。愤怒,他不得不离开小时候的朋友们,愤怒他觉得自己是个无名小卒,什么都不是,这种感觉支配着他的一生,他害怕新的友谊,因为这些友谊可能会再次被夺走。

"一个无名小卒,一个无名小卒,这就是你让我做的。"他对着小山地球呜咽着说。

"我让你变成了一个?"

他崩溃了。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母亲把所有的指责都扔给了他。他对自己的想法和心情都感到内疚。

"你又一次说对了,"他喃喃自语道。"我已经把自己抹去了。"

他愣了一下。他把外套拉得更紧,把修长的身体围得更紧,抬头看了看。四周,许多坟墓都在诉说着活着的生命。大雾已经在地球上沉淀下来。阳光透过云层寻找着它的方向。他站在这里瑟瑟发抖,又冷又饿,浑身都在发抖。

一大碗浓稠的奶油粥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坐在硬板凳上的老木桌前满是凹槽的老木桌前,把热乎乎的早饭一勺一勺地端了上来。起身后,他的肚子感到饱了。他走到院子里,和朋友们一起玩耍。他们像往常一样踢足球,像往常一样,他在父母争吵时闭上了耳朵,他没有看母亲身上的淤青。

"这就是你把我从朋友们身边撕开的原因,"他结结巴巴地看着石墓的十字架。"而我...... 直到今天,我才摆脱了我的藐视...........直到今天..........。我没有照顾他...........我没有照顾好他...... 我没有让任何人得到..... 我想让大家知道..... 工作上的成功是的,朋友没有,关系没有...........总是害怕分离........."

"是的,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母亲似乎在回答。当哭声再次震撼了他的时候,他感觉到他们仿佛在拥抱着对方。这些泪水洗去了愤怒,也洗去了许多离别之情。

卡尔在坟墓对面的长椅上呆了一段时间。他感到筋疲力尽尽,又松了一口气。他的灵魂滚过了一块厚厚的石头。

第二天,他回到了伦敦。他发现他的公寓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他向警方报了案。然后,他给约翰打了电话,请他喝茶。

几个月后,法院判处他5年监禁,缓刑。法官给出的理由是,他在保安队处理同事失踪人口报告的困难工作中,由于他的电话增多,偷走了宝贵的时间。他接受了这一判决。自从他回到家后,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由。

版本说明     数据保护     图片www.pixab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