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にほんご       nederlandse       polska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中国人

又做梦了(短篇小说)

Brigitte Neumann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爸爸说。"哦,真可惜...........",保罗埋怨道。他还想继续玩下去。过去,他们一直到妈妈叫了好几次才停下来。但她已经走了。从那以后,很多事情都变了,但他们还是喜欢踢球。

"跟我一起去吧,"现在打电话给爸爸,向他招手。保罗迟疑了一下。爸爸张开双臂。在那里,他跑向他。爸爸接住了他。保罗把脸搂在他的肩膀上。爸爸身上有爸爸的味道,好香啊。他依偎得更紧了,在他的脖子上嗅了嗅。没有人再闻到爸爸的味道了。"我们要去哪里?"保罗问道。"记得我答应过你的事吗?想好了吗?"爸爸问他。

他想起来了。他从爸爸的胳膊上滑落下来,跌跌撞撞地落在草地上,他的红帽子也跟着落下了。他丢下帽子,迅速站起身来,匆匆忙忙地走到花园的另一端。那是一棵苹果树。是妈妈去年夏天种下的。保尔被允许帮她在树根周围撒上土,用光脚踩踏它。之后,爸爸拿着帽子过来,把帽子戴上,说:"是的,保罗,这个苹果熟了。你可以摘了。" 他把它抬起来。保罗把苹果从树枝上摘下来。"我可以吃这个吗?"他问道。"可以。" 爸爸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保罗将苹果拿在手中,嗅了嗅,抚摸着光滑的外皮,咬了一口。"嗯,这个味道不错。" 他拖着爸爸的苹果。"你喜欢吗?" 他们会一起把他吃了。当只剩下苹果啄食的时候,保罗用粘稠的手指把种子倒出来。"你看,爸爸。这苹果有五颗种子,"他说。他能数到五颗。

与此同时,天已经快黑了。保罗把他的手放在爸爸的手上,他们进了屋。吃过晚饭后,保罗爸爸把保罗先放在浴缸里,然后躺在床上。他正在给他读故事。房间的门仍旧开着一条缝,因为它退出去了。保尔睡着了。在睡着之前,他想到了妈妈。因为枕头和她一样可爱。而天花板上的气味也有点像她的味道。

妈妈一去不复返了。爸爸常常为此感到很伤心。然后保罗爬到他的腿上,两人都哭了。前几天保尔发烧的时候,奶奶来了。他不想在床上待着。因为妈妈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她不得不去医院,一直没有回家。保尔怕他也会这样。奶奶安慰他。"别怕,别怕。你会好起来的。你可以再去踢球了。但前提是,你得躺在床上多喝水。" 现在奶奶已经走了。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回来的。这是她的承诺。"承诺就是承诺,"保罗知道。外婆是爸爸的妈妈。妈妈总是信守诺言。

上次他去医院看望妈妈的时候,他曾问。"你很快又会和我在花园里玩吗?"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他几乎听不懂她的回答。"我亲爱的保罗,如果我的病好了,我会再和你在花园里玩。但我不能答应你。"她低声说着,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爸爸和保罗也不得不哭了起来。保罗忘记了他藏在口袋里的那只蜗牛。他在苹果树下发现了它,想把它送给妈妈。妈妈很喜欢蜗牛,每次碰触到小动物们的手感,总是笑着把它们的手感收了进去,藏在他们家的房子里。可妈妈在家里的表现却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当爸爸把他抱在怀里,他们离开的时候,他很开心。爸爸的身上还是带着爸爸的味道。

爸爸让他滑下了车。保罗的口袋裂开了。一大块污渍在他的裤子上蔓延开来。那只蜗牛! 她被压扁了。保尔又哭了起来。"那只大蜗牛怎么会在你的口袋里?" 爸爸问道,半是惊讶,半是愤怒。呜咽之下,保罗结结巴巴地讲起了他的故事。然后,爸爸又把他抱在怀里,安慰他。"我相信你会找到一个新的,"他说。"但请你不要带他们回医院。答应我吗?" "承诺!" 保罗叹了口气。

这一切对保罗来说,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起初,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他总想和爸爸在一起。即使是在晚上。他不想吃喝,也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但现在,他又睡在自己的床上了。今天他梦见自己和爸爸一起踢足球,虽然外面已经是天黑了。苹果树像真正的体育场的泛光灯一样照耀着他。

版本说明     数据保护     图片www.pixaba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