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       english       español       français      italiano
      にほんご       nederlandse       polska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中国人

风雨夜

Brigitte Neumann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温暖潮湿的热气。天空中挂满了起伏的乌云。灰黑色的它们将光线调暗,等待着用抽搐的、愤怒的闪光来释放自己。

玛利亚的五颜六色的上衣贴着她的皮肤。浓密的黑褐色的头发把温暖压在她的脸上。

汗水顺着这个纤细、近乎瘦弱的女人的身体流淌下来,与石阶上的尘土在她的脚下汇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双肮脏的灰色鞋底。玛利亚抬头看了看。她被吓到了。在她三十五年来,从未经历过如此威胁性的阴天。"转过身去,"他们内心的声音警告道。她想赶紧从众多的台阶上走下来,赶在暴风雨爆发的时候到达底部。但是,老塔那摇摇欲坠的观景台引诱着。她的双脚抗拒着。仿佛脏兮兮的灰色脚底能让她摆脱万有引力法则的束缚,她仿佛要飘上台阶。然而,每上一步,螺旋楼梯的尽头就会移到远处,滚滚的云层隆隆作响,在墙壁上打着旋儿。

"停,停,不要再往上走了。" 玛丽亚被吓坏了。一个女人挡住了她的去路。玛丽想过去。但它把她的脚卡在了台阶上。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解决。

"你别急着再往上走,在这天气里,你别急着走。响亮而坚定的声音淹没了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的轰鸣声,被带进了更远的砖石结构,从不同的层层回响着破碎和变化。

"快离开这里! 玛丽再一次看到玛莎站在她的面前,身材苗条,几乎是瘦弱的,满头大汗,浓密的黑褐色头发粘在一起。玛莎走到哪里,就陪着她走到哪里。小时候,当玛丽想尽情地嬉戏、跳跃、欢笑时,玛莎就会命令她坐好,因为大人们更喜欢这样做。玛莎总是以一种适应性的、自觉的方式向她示意,因此常常阻止她追求内心的欲望和激情。

"走吧。" 玛利亚的尖叫声淹没了汹涌的风暴的轰鸣声。

"不!" 玛莎只喊了这一个字。大声的、果断的、没有扭曲的回声,在玛丽面前,就像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挡在了玛丽的面前。没有再说话,而是在两人之间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塔内的台阶扩大到了一大片空地。路过的人纷纷停下脚步,而那些停下脚步的人则是对着两人在地面上扭打在一起的面孔数字摇了摇头。玛利亚和玛莎又一次被卷入了其中的战斗中,那场战斗的结局是不曾有过的。

一道道闪电闪现了出来。强大的锯齿状的火苗将耀眼的光芒投射在众女身上。方才变回了狭长的塔楼中的台阶。两人同时跪倒在地。轰隆隆的雷声还没滚开,下一道闪电闪过,威力巨大,近在咫尺。闪电和雷霆不再等待对方,而是在这一瞬间,两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在同一时间,它们在塔的周围肆虐。小小的火箭飞了起来,向着玛丽和玛利亚和玛莎定下了航向,以狂暴的欲望和速度接近了他们的受害者,喷出了他们的热量,发动了攻击。玛丽尖叫着,玛莎尖叫着。玛利亚跳了起来,想从火峰中逃出。
"立正!!"玛利亚大叫道。掩护! 一道炽热的箭波向着玛利亚的头顶射去。在最后一秒,玛莎将她拉回台阶上。火箭从她头顶的石壁上弹起。逃跑是不可能的。到处都是火焰长矛在肆虐。玛丽挂在玛莎的扣子里。恐怖的气息从所有的毛孔中涌出,汗水流淌到了对方的身上。他们的目光相交,在恐惧和惊恐中相遇。玛莎松开了紧握的手。

"不要松开,"她恳求着对方。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玛莎给她的握力。火箭改变了形状,像星星点点的烟花一样喷洒在古塔上。在这星光闪烁中,暴风雨停止了咆哮,厚厚的水滴不再鞭打在石头地上。

一阵闹钟声仿佛从远处响起。玛利亚把它关了起来。累了,她从床上站起来,走到窗前。"今晚确实下起了暴雨,"她喃喃自语,看着雨后的均匀雨势,看了一会儿。她正准备离开,去巴黎休息一会儿。桌子上放着她的身份证。她不允许自己忘记它。在那张银幕上的照片旁边,站着一个微笑着的黑发浓密的女人的照片,上面写着:"穆勒。穆勒,玛利亚-玛莎。

版本说明     数据保护     图片www.pixabay.com